第六百七十二章 十年亲往陨星海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最后一句说完,罗天真人的法相便缓缓消散。

    太易真人等七尊仙宗巨头的法相也同样如此,随着法莲一起消散,眨眼便再不可见。

    偌大的大罗仙山区域内,所有的大罗仙宗弟子都恭敬行礼。

    黄伟通与归无痕激动的肩头都颤动了起来,前者更是老泪纵横,这是太兴奋了的缘故。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灵河宗竟有一天能成为大罗仙宗的十大下宗之一。

    而他,身为灵河宗的大长老,代理宗主职权,从此之后,在整个大罗仙宗上千下宗无数强者中的地位,也将因此而扶摇直上。

    说是地位超然,都毫不为过了。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时,黄伟通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拳。

    他要尽快提升修为,因为十大下宗的宗主、大长老,几乎都是九重天的混元胎,而他的修为却还太弱了些。

    不能给宗门丢脸啊……

    类似的一幕,在归无痕的身上也是如此。

    深吸一口气,将激动无比的情绪强行平复下来后,归无痕掠身前行,来到墨白阳的身前。

    他的神色严肃,抱拳便向墨白阳深深鞠身行了一礼。

    虽然没有过多的话语,但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能体会他心中的感激之情。

    曾几何时,他和墨白阳之间因为一些小摩擦,还曾闹过几次不愉快。

    但后来墨白阳不计前嫌,助归无痕保住了归元宗,并成为该宗长老。

    如今,又是因为墨白阳的关系,归元宗一跃而成为大罗仙宗的十大下宗之一。

    这一切的一切,如今回想起来,当真不是一般的令人感慨。

    赵无极、楚怀剑、还有罗天等几位曾与墨白阳有过冲突的真传弟子们转首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一刻,他们的心中也有感慨浮显,摇头叹息:“墨师弟的心胸,当真令人敬佩啊。”

    正寒喧之际,主峰之巅突然传来了太易真人的法相之声:“内门弟子墨白阳,罗天仙殿来见!”

    这分明是一众大罗仙宗高层在齐召他。

    短时间以来,类似的事情已是第二次降临墨白阳头上了,过往从未有过。

    但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任何真传弟子心感不忿,暗生妒意。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恩宠,墨白阳当之无愧!

    墨白阳没有再耽搁,抱拳别过,随后便腾空而起,赶往主峰,于峰巅按下身形,落足于广场,当即便迈步走入罗天仙殿。

    大殿内,罗天真人和七位仙宗巨头皆在座。

    木阳真人先前虽被不死冥狼一族的族长所伤,但如今却已无恙。

    毕竟他是法相巨头,而且擅种灵材,手中自有最为顶级的疗伤圣药。

    随着墨白阳到来,八位高层停下了交谈,视线移转,目光全都落到了墨白阳的身上。

    墨白阳没敢恃宠而骄,入殿后便即抱拳,恭敬地鞠身行礼:“弟子墨白阳,见过宗主,见过诸位长老!”

    “无须多礼!”

    经历这一战,罗天真人对墨白阳显然更为欣赏了,脸上浮显出笑容,很是随和地摆了摆手。

    随后,便似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来,摇头感叹:“你这小子,可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啊。”

    “那一瞬,就连本尊都微感一惊,谁又能想到,你一位小小的脱胎内门,竟敢当众威胁两尊法相巨头?”

    “哈哈哈……”

    “想一下那两个老家伙当时的郁闷,老夫就忍不住想笑啊。”

    “这种事确实是前所未有,你小子当真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人了。”

    提起之前那一幕,太易真人等七尊巨头也都莞尔,相继出声。

    大殿内的气氛一时融洽到了极点,只有墨白阳一脸的尴尬,根本不知如何回话。

    闲聊了几句,罗天真人神情一肃,话锋陡转:“不过,此举虽然化解了仙宗的眼前之危,但后患,却也令人头疼。”

    “黑龙王那家伙本尊还是很了解的,一向独断专行,而且性情凶残暴虐。”

    “敖通可是他的九弟,黑龙一族的九太岁,先前被你坑入空间夹层,还道是异界强者所为。”

    “现在却已真相大白,不仅如此,你甚至还将敖通囚于手中,借此威胁妖族巨头。”

    “这种事,以黑龙王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善罢干休,别说是你了,便是仙宗方面,都得早做预防。”

    此事确实令人头疼,罗天真人之所以在此时将墨白阳召入罗天仙殿,就是因此之故。

    一众巨头们脸上的神色都变的凝重起来,微微皱眉,似都陷入了思索,在考虑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

    其这墨白阳刚才就已经考虑过这件事了,心中已有计较。

    如今见罗天真人提起,一众仙宗巨头都愁眉不展,便当即抱拳,恭声禀道:“此事弟子仔细地斟酌过了。”

    “弟子与那黑龙王之间,本就有旧怨,我的生母,便是黑龙一族的九公主。”

    “弟子的父母虽两情相悦,黑龙王却横加干预,蛮横专行,软禁我生母,擒我兄长囚于陨星海晶矿奴役。”

    “弟子当年知晓此事后,便曾盟下道誓,日后必将生母救回,与黑龙王清算一切。”

    “如今,兄长已被营救出来,我墨家族人也已迁离陨星海周边的天伏帝国,弟子唯一但心的,便只有生母了。”

    “有关此事,黑龙王一查之下,必定将彻悟弟子的来历,以他的性格,弟子恐他迁怒于生母。”

    说到这里时,墨白阳脸上浮显出无奈,憋屈,愤恨之色,再次抱拳深深一鞠。

    悲声道:“是以,弟子恳求宗主,帮弟子传一枚玉简给黑龙王。”

    “弟子虽仅才脱胎,而黑龙王却是法相中期的教主级存在,但生母不能不救,此仇不能不清算,这一切,与修为实力无关。”

    “弟子要以个人名义向黑龙王下一封战书,十年之内,必独往陨星海,清算过往一切!”

    “弟子已在玉简中名言与敖通之间的约定,届时前往陨星海,便是对敖通履诺之时。”“且以其威胁两尊妖族巨头之事,乃是弟子个人行为,他纵再怒,届时也能一并清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