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绝妙之机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役灵宗的藏经阁虽不小,但墨白阳只是以神念扫过玉简和典籍,所有的内容便能瞬间收录。

    所以,偌大的藏经阁,他仅仅只用了两个时辰左右,就将所有的玉简与典籍都复制了。

    复制过来的所有典籍都被收录到了《万界信息库》中。

    万界信息库并非聊天群,而是系统的内部资料库,所以,哪怕到了另一方天地,一样能正常使用。

    而且即便是在先前的仙殒聊天群,墨白阳也没有将万界信息库对群成员开放。

    在这方天地的血穹聊天群,此事就更不可能了。

    走出藏经阁,墨白阳径直就去了役灵宗的宗门宝库,他可是该宗的大长老,宗门宝库内的资源随意取用。

    不过,林永刚这个身份还有大用,暂时不能废掉。

    所以,墨白阳并没有将整个役灵宗的宗门宝库都搬空,而是挑选了一些血穹大陆独有的珍稀资源收取。

    半天之后,消息终于传来。

    血焚殿殿主樊立昌的陨落,果然让血穹上人大怒,他第一时间就下令全面封锁血焚帝国疆域。

    并且召集各殿殿主带着精锐力量从四周围困,展开地毯式搜索。

    从这一点来分析,足以证明血穹聊天群里的五个人,都没敢把聊天群存在的事情泄露出去。

    事实上,哪怕他们泄露出去,墨白阳也无所谓,他有《紫鸿化仙诀》和《诸天神魔血影遁》傍身。

    前者乃是仙级秘法,即便是教主级的存在展开探查,也不可能从林永刚的身份上看出任何端倪。

    因为血焚上人的陨落,整个血穹大陆都骤然大乱,人心惶惶。

    墨白阳密切关注此事,很快收到一个更有利的消息。

    那就是坐镇血灵帝国的血灵上人,已经离开了血灵殿,赶赴血焚殿所在的血焚帝国疆域。

    血焚上人的陨落太诡异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

    一位法相境的巨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瞬间陨落了,此事实在非同小可,血穹上人的滔天震怒其实也有一部分的因素是源自这种未知的恐惧。

    此事他绝不会轻易罢休!

    集结其他八殿的殿主和精英全面封锁血穹大陆,展开彻查,哪怕没有将元凶擒获,至少也要探明真相。

    所以,此事短时间内多半不会结束。

    也就是说,血灵上人暂时不会回归血灵殿。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时,墨白阳的心弦一颤,顿生意动。

    对于他而言,这是进入血灵殿一探的唯一绝妙之机,能否将父亲和哥哥营救出来,成败极有可能就在此一举!

    出于慎重,墨白阳仔细地推衍了两遍,随后才离开役灵宗,向着血灵殿赶去。

    役灵宗乃是血灵殿辖下的最强下宗,所以,藏经阁内自然会有与血灵殿相关的玉简。

    途中,墨白阳从《万界信息库》将这些信息调了出来,仔细地研究。

    最终,他锁定了血灵殿诸峰的刑峰。

    刑峰乃是血灵殿主掌刑罚之地,峰脚设有刑牢,如果他的父亲和哥哥确实是在血灵殿的话,最有可能的关押之地,就是刑峰峰脚的刑牢。

    血灵殿并非只有血灵上人这么一位法相巨头,而是总共有四尊。

    刑峰的峰主,便是血灵殿的四尊法相之一。

    但先前血灵上人离开血灵殿,赶赴血焚殿时,殿内的其他三位法相巨头,以及数十位真传弟子大半都随行同往。

    精锐力量,近乎是倾巢而动。

    所以,此时的血灵殿,势必极为空虚。

    而林永刚乃是役灵宗的大长老,他必定是去过血灵殿的。

    但墨白阳却并未打算利用这一点,那太浪费了,用一次就得舍弃,以后在血穹大陆行走,就没有合适的身份掩饰了。

    一天后,前方远处出现一片连绵起伏的仙山,雾霭缭绕,灵气充盈,这分明是有大阵在聚集天地灵气。

    血灵殿仙山到了!

    在进入血灵殿仙山之前,墨白阳就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同时催动《紫鸿化仙诀》,将身形隐去,气机尽敛。

    因为血焚上人的意外陨落而影响,整个血灵殿各峰的气氛都显的很凝重与沉闷。

    墨白阳没敢四处闲逛,直奔刑峰而去。

    所谓的刑牢就在刑峰峰体的内部,入口是一个高达十丈的洞窟入口,明显有着禁制守护。

    以他如今的修为,动用撼海长棍强行轰击,不过片刻工夫,就能将洞窟入口的禁制轰溃。

    但那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弊端太多了。

    一番权衡后,墨白阳选择了蛰伏,就在洞窟入口一侧的青石后等待。

    “嗡!”

    几个时辰后,低沉的嗡鸣声传来,禁制开启,两道身影从通道内掠出,都是脱胎境的修为。

    墨白阳没去理会,趁着禁制开启的一瞬间,悄无声息地闪身窜入了通道。

    走出通道时,便已经算是进入山腹地下了,空气潮湿,光线昏暗,一个百丈方圆的大厅了出现在视野中。

    大厅内有一些脱胎境的血灵殿弟子守卫,左右两侧和前方山壁都有岔道。

    墨白阳随意选择一条进入,很快便发现岔道的两侧都是囚牢,却并无禁制守护。

    这些囚牢有的是空的,有的里面关押着犯人,既有人族,也有妖族强者,但却无一例外,全都被封禁了修为。

    接连找了几条岔道,都没有任何发现,而时间则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时辰了。

    正当墨白阳渐感不安之际,前方右侧一处囚牢内的身影,顿时让他眼前一亮。

    敖通!

    这个老家伙果然没死,被血灵上人生擒了,如今就盘膝端坐在囚牢的石床上。

    他身上的法袍有些破损,修为明显被封禁了,而且还受了不轻的内伤,气息萎靡。

    墨白阳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暗中以神念传声:“想不到竟在这里见到九太岁……别来无恙否?”

    敖通身形狂震,陡地一下睁开了双眼,精芒乱迸,脸上神色震惊中透出一抹浓到化不开的狐疑之意。

    “九太岁无须疑惑,实不相瞒,我便是……墨白阳!”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墨白阳便再次出声:“能在此地相见,你我也算有缘,我虽无法解开你体内的禁制,但却可以将你带离此地……”“不过,墨某因何而来,九太岁心知肚明,不知是否有所指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