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一拳轰退朱子烟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轰!”

    “轰隆隆……”

    墨白阳一拳轰出,虚空中立刻炸出了一片雷霆。

    一股磅礴无尽的浩荡伟力锁定了朱子烟的气机,宛若天威一般,朝着她轰隆碾压而去。

    “你竟敢主动对我出手?”

    这一幕大出意外,朱子烟杏眼一瞪,随手就将手里绑了个结实的公羊秋扔到了远处。

    话声未落之际,她腾身便向墨白阳迎面扑来。

    口中更有娇咤之声传出,满透无尽的愤怒之意:“焚天涅盘,雀动……九天!”

    “呼!”

    “吟!”

    随着她出手,一掌拍出,从朱子烟的体内,立刻便冲出了一片浩荡如江的赤焰。

    不过是半个眨眼的工夫,这片赤红色的焰江凝聚成一头千丈之巨的朱雀大鸟。

    朱雀仰头清鸣一声,振翅便向墨白阳轰然拍落。

    朱雀一族所传承的功法名为《焚天涅盘诀》,同样也是天级功法。

    据说,朱雀与上古神禽凤凰一族有着不浅的血脉渊缘。

    该族所传承的《焚天涅盘诀》,修炼到极致,就拥有凤凰神禽浴火涅盘的恐怖威能,一次次新生,永恒不死。

    而朱子烟此时所施展的雀动九天,则是《焚天涅盘诀》的专属战技,威能自然不凡。

    这头千丈之巨的神雀通体由赤红色的焰火组成,而且绝非普通的凡焰,所以温度极高。

    此刻,随着它的凝聚出现,虚空中的温度立刻极速攀升,地面都开始开裂焦化。

    大量的树木冒起了黑烟,不过一息,林中便已燃起了熊熊焰火。

    “威能倒是不错,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花哨……都只是徒劳。”

    墨白阳微笑颌首,出声点评。

    “砰!”

    “噗!”

    话声犹还未落之际,他轰出的一拳之力便已和这头振翅扑来的火焰朱雀对撞在了一起。

    巨响惊天,虚空都寸寸碎裂,千丈之巨的赤红朱雀便直接炸开,无数焰火飞溅,点燃了更远处的林木。

    与此同时,朱子烟本人也因此而受到了反噬,面色一白之下,张嘴便喷出了一道血箭。

    “这种力量……至少二十四条天龙!”

    抬手抹去嘴角泌出的一抹血痕,再次抬头向墨白阳看来时,她的神色早已大变。

    狰狞中透出无尽的震憾之力:“这不可能,短短时间,你的力量竟……暴涨如厮?”

    不久前在万花寿宴中,她还曾亲眼见过墨白阳与冥七夜的大战,墨白阳的实力如何,力量的层次,她都心中有数。

    也正是因此之故,当时她才会说出与墨白阳之间,终有一战的话语来。

    因为她自身的力量乃是二十一条天龙。

    而墨白阳当时展现出来的力量,也达到了二十一条。

    两人实力相当,近乎持平,这让朱子烟感觉到了虬龙榜排名受到威胁,心中有紧迫感。

    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才过去没多久,当她真的与墨白阳之间出手一战时。

    最终的结果却居然是这样?

    自己竟连墨白阳一击都承受不住,竟被打的当场喷血……

    “不久前……侥幸突破而已!”

    点了点头,墨白阳微笑着承认,随后话锋骤转:

    “九公主,这一战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又或者……你和墨某说说你擒下公羊秋的目的和原因?”

    “你很好,墨白阳,这一战……本公主记住了。”

    此女的城府显然不浅,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竟迅速地平复了心绪,语气都已变的平和。

    “终有一日,本公主必定亲手一雪今日之耻,所以……你最好,好好活着!”

    说完,深深地看了墨白阳一眼,转身就走:

    “另外,劝你最好不要趟这潭混水,能抽身就尽早离开,否则必定……后悔莫及!”

    不过眨眼工夫,她的身形就已远去,消失在浓郁无比的妖煞雾气之中,再不可见。

    墨白阳并没有追出去,朱雀一族乃是妖禽,本就以速度见长,他真要去追的话,也未必能追到。

    更何况,追到了又如何?

    以此女的性情,要想施展手段从她口中逼问出一些情报,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可谓痴人说梦。

    墨白阳之所以出手,仅仅只是一种试探而已。

    现在他虽然没有得到准确的信息,但心中的猜测,却再次被验证了一些。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他的心中一沉,却并未纠结此事,而是转身就向公羊秋走了过去。

    这家伙被禁锢了修为,体内的力量无法催动,双手都被捆在身后,刚才被朱子烟死狗一般随手扔出去。

    这会儿正躺在远处一片山林边的地面上呢。

    旁边暴燃而起的山林火势,都快蔓延到他身旁了。

    “墨白阳,你想干什么?你这是落井下石,趁人之危!”

    见墨白阳向他走去,公羊秋的脸上立刻浮显出慌乱之色,一边挣扎着,一边吼了起来:

    “你最好考虑清楚,朱子烟可是知道我落在你手中的,你若是敢出手暗害我,我秘魔门……”

    “咻!”

    没等他说完,墨白阳翻了个白眼,抬手就是一缕真气激射而去,直接就化去了朱子烟在他体内留下的禁制,两股力量彼此抵消,消散无踪。

    这一刻,公羊秋的修为恢复,但他却仍旧侧躺在那里,微张着嘴巴看着墨白了,仿佛见了鬼一般,满脸呆滞之色。

    “行了,起来吧,墨某还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无耻之徒。”

    见他还呆在那里,似乎没打算起来,墨白阳摇了摇头,说到一半话锋骤转:

    “莫非,你还打算一直在那里躺下去吗?火都已经烧到你的后背了……”

    “轰!”

    一语惊醒梦中人,公羊秋双手一振将绑在身上的法绳震断,直接从地面弹身而起。

    而后转身一拳轰去,那片山林中灼窜而起的焰火,便是立刻熄灭。

    随后,才面色古怪地看了墨白阳一眼,瓮声瓮气地嘟囔道:

    “罢了,既然你救了我,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我以后绝不再想着找你麻烦就是了。”

    “所以,今日之事,我可不欠你的。”

    这话说的,简直就是逗比强盗逻辑。不过魔门强者一向如此,墨白阳也懒的去理会他,而是问道:“墨某很好奇朱子烟为何要擒你,不知公羊道友……能否解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