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木阳真人有点怂了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墨白阳?真的是你……”

    一听这话,木阳真人瞬间就明悟了,当场咆哮如雷:

    “老夫之前猜的没错,原来那些事……真是你小子干的!”

    这个结果,墨白阳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既然决定了将木阳真人拉入群聊,那么之前的事情,显然就只能和他摊牌。

    如果太易真人在这里的话,有他在中间斡旋,效果显然将更好。

    但时间紧迫,阿星已经被擒,落在了木阳真人的手中。

    墨白阳甚至都无法确定小家伙的安危如何,根本就等不下去了,便也只能做出这样的抉择。

    此事虽然有些冒险,甚至可以说后果难料,毕竟法相境巨头的心思,现在的他,根本就摸不准。

    但为了阿星,他已是别无他法。

    有的时候,哪怕知道并非最好的处置方式,但形势所迫,也只能咬牙做出选择。

    而且,拥有系统,他也并不是泥捏的,禁言和驱逐两大功能再说,便是教主级的存在,他也不惧。

    若真察觉到危险,大不了先下手为强,驱逐一开,直接将危险的源头抹杀就是。

    “看来木阳长老对我颇有误会。”

    此刻,见木阳真人发怒,墨白阳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接着说道:

    “木阳长老,既然话已说开,那弟子不妨坦言,灵烟谷内被你所擒的嘶风吼幼兽,确实是弟子的宠兽。”

    “而且,将你拉入不朽者联盟,也是我向师尊,也就是伟大的不朽之王请求的结果。”

    “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真人能将弟子的宠兽放回来,剩下的一切……都好说。”

    一听这话,凤轻语顿时道:“嘶风吼幼兽?管理员大人,就是我当初作为入群资源上交的那枚嘶风吼的蛋吗?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它孵化了。”

    雷天化:“难怪前两天刚拉过新成员,今天突然又有新人来了,原来是墨小友向伟大的不朽之王求助,以此来化解难题。”

    心魔太子:“看来伟大的不朽之王对墨小友当真不是一般的眷顾啊,百忙之中居然抽出空闲来帮你拉人入群,木阳老儿,你这面子可真不小呢。”

    墨白阳如此坦言,木阳真人显然颇感意外,但墨白阳的这番话语,却是让他心头舒服了一些。

    而且,雷天化和心魔太子的话语,也让他心头微微一惊。

    他对心魔太子还是很了解的,很难想象出他竟如此推崇某位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敬畏。

    这么想着,他的话锋一转,当即便接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看在太易长老,以及诸位同道,以及你那位师尊的面子上,此事倒也不是不能通融。”

    “想要那头嘶风吼幼兽也可以,不过,你得先把老夫的芝人芝马还回来再说。”

    “至于其它失窃的灵草灵药,等太易老儿回宗之后再和你细算,反正你现在也是大罗仙宗的弟子,本尊要找你,很容易。”

    “木阳长老,芝人芝马的事……恐怕很难让你满意了。”

    墨白阳叹息了一声:“弟子那头宠兽,还只是一头幼兽,小家伙之前的实力,更只是元气境九重天。”

    “脱胎四重天的修为,是小家伙昨天苏醒之后才刚刚突破的,而他的沉眠……就是从上一次吞了你的芝人芝马后开始的。”

    “其实,弟子也很想把芝人芝马还给长老你,但此事……弟子现在确实是有心而无力。”

    一听这话,木阳真人立刻就不干了。

    不过,灵烟谷所失窃的其它珍材宝药倒也罢了。

    关键是那对芝人芝马,对于木阳真人来说,实在太过重要,过于珍贵。

    他逮到阿星之后,之所以没有立刻出手镇杀,就是因为考虑到了阿星背后可能还有幕后指使者。

    现在墨白阳主动跳了出来,虽然承认了此事确实与他有关。

    但却告诉他,芝人芝马却无法再找回了,已经被那头嘶风吼幼兽吞食,他岂能就此甘心?

    “哼,说的倒是好听,老夫的芝人芝马乃是化形的草木之灵,此物可遇而不可求,现在你告诉我,老夫的芝人芝马,已经被那头小畜生给吃了?”

    心念电转间,木阳真人的怒火顿时又冒腾了出来:

    “墨白阳,你仅凭两句空口白话就想让老夫将那畜生放走,真当老夫是三岁孩童了么?这么好糊弄?”

    墨白阳都已经当众答应补偿木阳真人之前的损失了,但木阳真人却仍旧如此固执,不依不饶。

    关键是墨白阳已经说了,芝人芝马都已经被吞食掉了,根本就还不回来。

    木阳真人明知这已成事实,却不肯接受,竟还放言要把墨白阳的宠兽给杀了,这实在是太过于不给面子,简直是一步都不退让,顿时就让群里的其它成员不爽了。

    凤轻语最先表达不满:“木阳真人,你什么意思?这头嘶风吼幼兽可是我上交的入群资源,好不容易孵化了,你竟要将他杀掉?”

    北渺缈:“就是啊,小家伙好可怜的,既然还是幼兽,肯定很多东西都不懂的,何必和小家伙这样斤斤计较嘛。”心魔太子:“墨小友,这老家伙顽固不化,干脆把他从群里踢出去吧,之前那个叉骨然不就是如此?踢出群就等若瞬间抹杀,而且,抹杀了这个老家伙,便也就正好救了那

    小家伙,岂不是两全其美。”甚至于就连天行者九号都看不过眼了,发出冷笑:“哼,木阳老儿,你当真是不知者无畏啊,墨小友若不是看你乃是大罗仙宗的长老,份属同门,你以为他用得着对你如此

    忍让?”

    “大不了一个禁言下去,直接在瞬间剥夺你一切修为,届时,大摇大摆进入你的洞府,轻松就能把小家伙救出来,而你,又能奈墨小友何?”

    这些话语让木阳真人陷入了沉默。

    他在急速的思考。

    眼下遇到的一切,实在让他无法理解。

    但他能确定,这一切,绝对都不是幻境,而是以一种他根本不能理解的手段真实存在着。

    而且,心魔太子和天行者九号都不是一般人,他们所说的话语,他不可能无视。

    尤其是,墨白阳的师尊,也就是众人口中的那位伟大的不朽者之王,更是让他忌惮的不得了,甚至让他有点发怂。

    之前他的确是气急攻心,因为芝人芝马对他委实太过重要,珍若性命。

    但此时慢慢的静下心来,他却琢磨着,他对墨白阳,或许是有点冲动了。

    墨白阳感觉到了木阳真人的心境变化,此时亦是适时地再次出声:

    “木阳长老,我承认,我那头宠兽,第一次去灵烟谷,确实是我唆使的,但后来两次……真的只是他自己顽皮而已。”

    “一头幼兽,真人应该不会与他计较吧?”

    “只要真人能放过我那宠兽,芝人芝马和其它灵草灵药的损失,我可以认赔,日后若是能得到与芝人芝马同等级的灵物,我可以赔给真人。”

    “此外,作为管理员,我还是有一定权限的,除了禁言与踢人之外,交易通行费的豁免权方面,我的极限可以为真人免除两次。”

    说到这里,墨白阳话锋骤转:

    “哦对了,真人想必还不知道这所谓的交易通行费是什么吧?”“不过没关系,群里成员之间的所有交易记录我这里都有,包括交易通行费的收取比例,全都记载的清清楚楚,真人……一看便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