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宣灵河宗主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太易真人降临,不过两句话的工夫,便已将此事定性,判明墨白阳完成任务,得赏一万宗门积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形势瞬间便再次逆转,所有的人都反应不及,一时还在怔愕之中。

    正是在此时,墨白阳却突然出声唤住了欲要离去的拓山真人和太易真人。

    竟道心头有一事不明,希望两位真人解惑……

    这番话语同样也透着诡异,殿内众人再次一怔,下意识地向他望去时,脸上神色也渐渐古怪起来……

    太易真人和拓山真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虽然并未说话,却都是面带微笑看着墨白阳,显然是在静待他的下文……

    “禀两位真人,弟子此前领取任务,去往血灵宗查探该宗灭宗惨案……”

    墨白阳抱拳一拱,脸上浮显出愤怒之色,有些憋愤地接道:

    “不过,在此期间,弟子却莫名遭受两次袭击,险些身陨,此事,今日当讨一个公道……”

    说着,他抬手就向一旁的王丰指了过去:

    “此人名为王丰,仙宗真传弟子,但弟子初入仙宗,与他素未谋面,更谈不上旧怨了……”

    “可即便如此,日前在那血灵宗仙山之时,王丰一见弟子,便出手欲要将弟子击杀,若非弟子战力不弱,恐怕早已陨落宗外……”

    “此为其一!”

    “王丰被弟子击伤,狼狈逃走之后,弟子觅地疗伤,刚离开血灵宗仙山不久,便在返回宗门的必经之路上,再次遭遇伏击……”

    “对方总共有三人,皆为脱胎境强者,而且分明是知晓弟子行踪,早已设好埋伏……”

    说到这里,墨白阳翻手将灵河宗那两位脱胎境中期的身份令牌取出。

    恭敬地递给了太易真人:

    “这三位脱胎境皆来自灵河宗,其中两人为该宗长老,脱胎境中期,皆被我斩杀,令牌在此。”

    “另外一人,则是灵河宗的宗主赵山河,但此人修为不俗,乃是七重天的脱胎后期……”

    “虽然同样也被弟子重伤,但弟子最终却无力将他斩杀,被他成功逃脱……”

    “弟子虽曾斩杀赵山河之子赵天磊,但此事发生时,距离弟子去往血灵宗才半天而已!”

    “这么短的时间,赵山河从何得知确切的消息?”

    “还有,真传弟子王丰又为何一见弟子,明知我身份,却仍旧痛下杀手,欲要斩杀?”

    最后一句话出口时,墨白阳已转首向大殿右侧望去……

    视线锁定于洪长海身上,眸中迸出寒芒,语声骤然转首:

    “洪师兄,此事……你可愿为我解惑?”

    洪长海身形狂震,面色瞬间惨白,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分辩,但却最终没敢出声……

    墨白阳初入大罗仙宗,根本就不曾得罪过旁人。

    那日,正是赵天磊作死,带着他去找墨白阳的麻烦……

    仅凭这一点,他就已是难逃嫌疑。

    更何况这里还有个王丰,若是他松口,洪长海哪怕咬牙死不承认都没用。

    面对拓山真人和太易真人两位法相境的宗内巨头,他压根就没那个胆子……

    “洪长海!”

    事实俱在,真相大白,拓山真人面色一沉,当即厉声相斥:

    “身为仙宗内门弟子,竟利用同门执行宗门任务之机,欲行加害……你该当何罪?”

    “扑通……”

    “咚咚咚……”

    拓山真人的厉斥声刚落,洪长海膝头一软,立刻就跪了下去。

    他面如死灰,嗑头如山响,却是连半句求饶的话语都说不出来了……

    拓山真人虽然只是任务阁的阁主,不掌仙宗刑罚。

    但这一次,洪长海却是利用墨白阳接受宗门任务的机会,暗中算计,欲要加害。

    所以,身为任务阁的阁主,拓山真人绝对有理由一掌将他轰杀……

    更何况无论是他,还是太易真人,都是仙宗的法相境长老。

    哪怕没有任何理由,出手杀他一个内门弟子,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正因如此,他才如此恐惧,吓的魂都飞走了一半,浑身颤抖,连求饶都不敢出声了。

    “滚出去吧,莫要在此污了老夫双眼……”

    太易真人的脸色也已阴沉如水,冷冷地瞥了洪长海一眼:

    “自己到刑阁领罚,是生是死,宗门……自有例律!”

    “至于王丰……”

    说完,太易真人冷冷地瞥了旁边的王丰一眼,转首向墨白阳看来,面色一缓接道:

    “仙宗真传即便无故出手,只要不出人命,刑阁也不会降下责罚……”

    “但此事他已种因,你若求果,也属有理有据,但却须你自行出手……”

    言下之意,若是墨白阳因此而寻王丰的晦气,哪怕动静闹的再大,只要没有将王丰斩杀,刑阁就不会插手过问。

    这相当于在暗示墨白阳去找王丰的麻烦了,反正王丰也不是他的对手。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墨白阳的嘴角顿时就浮出了一抹冷笑。

    转首向不远处的王丰望去,神情令人玩味……

    一旁,王丰早已气的咬牙切齿了。

    墨白阳适才那句将他击退,让他狼狈逃走的话语,简直让他颜面大失。

    此刻殿内众人的目光全都向他汇聚而来,更让他感觉简直如同万箭穿心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两人真人,弟子王丰告退……”

    抱拳向拓山真人和太易真人行了一礼,王丰恶狠狠地剜了墨白阳一记……

    再也没脸待下去了,冷哼一声,当即便拂袖而去!

    一转眼的工夫,洪长海退走,满脸绝望地前往刑阁领罚去了。

    甚至就连真传弟子,七绝宫的主人王丰,也都颜面扫地,含愤而去……

    而造成这一切的存在,却仅仅只是一位元气境九重天。

    此事在大罗仙宗历史中简直闻所未闻,大殿内立刻就响起了各种议论之声。

    所有的内门弟子再向墨白阳看来时,眸中已无一例外,全都满是忌惮之意。

    不过,今日之事显然还没完。

    除了洪长海和王丰,尚还有灵河宗的宗主赵山河没有处置。

    他虽为一宗之主,但灵河宗却只是仙宗的下宗而已。

    下宗高层竟暗中对仙宗内门弟子出手,设伏暗杀……

    此事绝无可能善了,处置之严厉,绝对远非洪长海可比。

    下一瞬,太易真人冷厉的话语之声响起,如同法旨,荡人心神:“宣灵河下宗宗主……赵山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