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嗑个头留你全尸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撼海长棍在那片源煞之地吞噬了所有的源煞之力后,虽已进入蜕变,如今还未完成。

    但墨白阳仅仅只是把它当成战兵挥手祭出而已。

    以撼海长棍的坚硬,化为锋刃,哪怕是脱胎境中期,也都必定一击枭首。

    “轰……”

    随着墨白阳念动,身后轰轰而来的千丈巨掌立刻崩溃。

    化为一篷似有若无的灰色大江,眨眼便扩散而开,就此消失不见。

    他的身形却仍旧激射而去,一挥手间,血袍老怪的头颅和尸体,便已到了近前……

    老家伙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根本没料到墨白阳早已知晓他脑中禁制的存在。

    就在他即将触动魂海中的禁制之前,撼海长棍袭来,枭首之下,让他瞬间魂灭陨落。

    再也没有了催动魂海禁制的机会……

    “可惜无法搜魂,否则的话,这老家伙头颅内的禁制立刻就会炸开,虚空黑洞出现……”

    看着悬浮在身前虚空中,犹还瞪大双眼,显然死不瞑目的头颅,墨白阳轻轻一叹。

    他当即便取出一件储物法器,将这颗头颅收了起来。

    至于血袍老怪的无头尸骸,则被他用另一件储物法器收起。

    当然了,老家伙随身的各种战兵战宝,以及储物灵器等等,都被他搜罗一空。

    此乃战利!

    不过,血袍老怪并没有气运之宝,这一点,倒是让墨白阳颇觉遗憾。

    能收纳气运之力的宝物可不多见。

    至少在这一界,除了斩杀张天寿所得的饕餮塔,其它的,他目前还没有遇到过。

    血袍老怪的无头尸骸,墨白阳打算回去之后上交宗门。

    从他的身份令牌来看,此人应该是血灵宗的大长老周玉通。

    这一点,与墨白阳先前的猜测相符。

    至于血灵宗的另外一位脱胎境强者,应该也已被他斩杀了,而且是爆体而陨,尸骸都没有留下……

    有这具尸骸,再加上周玉通的身份令牌,足够墨白阳从任务阁顺利拿到一万点大罗积分了。

    这已是最好的结果,让他很满意!

    因为生擒此人虽能获得两万积分,但墨白阳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这种想法。

    一是不太可能。

    其次,这样做对他自己也有不利,会泄露一些信息……

    所以,周玉通的头颅,墨白阳也没打算上交宗门。

    这颗头颅他决定暂时留着,以后找到更强的搜魂秘法时再动用。

    届时,通过搜魂,或许能得到更多与异界联盟有关的情报。

    而不是如上次对张天寿搜魂一般,仅仅只得到了很少的一部分残缺信息……

    “哧啦……”

    一切结束,墨白阳再不停留,挥手之间,虚空中立刻传来微弱的裂帛之声。

    他再次催动了裂空指,循着来时的气息,在身前的虚空中构筑出一道虚空之门。

    一片丈许方圆的虚空泛起了波澜,细密如鳞。

    就仿佛被微风吹皱的潭面一般……

    墨白阳迈步跨入其中,身形立刻消失不见。

    此时的他,涤尘蓑衣依旧披在肩头。

    所以不但身形不可见,就连体内的气息,都分毫不露。

    不过,现在的他毕竟是从空间夹层内返回仙殒大陆的主空间。

    裂空指再玄奥,穿越空间夹层,也不可能任何空间之力的波动都没有……

    就在墨白阳的身形从虚空中一步踏出时。

    他的身形虽不可见,气息也被涤尘蓑衣的域场威能敛去。

    但迈步走出的这处虚空,却还是微微泛起了波澜……

    “咦?”

    这种微弱的虚空之力的波动,立刻就引起了关注。

    左侧数十里之外,一道银色的身影正于空中盘旋,似乎在搜索着什么……

    此人正是仙宗的真传弟子,七绝宫的主人――王丰!

    裂空指所构筑的虚空之门虽然很神奇,不过片刻就会消失,半点痕迹不留。

    但在裂空指施展,虚空之门构筑的时候,却会有较大的虚空之力的波动。

    之前墨白阳从此地进入空间夹层时,王丰就在不远处。

    他感应到了虚空之力的变化,这才赶来,但却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此时,他本已不耐,正欲离去,却不想之前曾出现过的虚空波动,竟再一次出现。

    “轰……”

    没有犹豫,虽然他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但虚空之力的波动便是一盏明灯。

    口中轻咦之声传出的同时,王丰便已出手。

    一拳轰出,方圆千丈之内的一片虚空,立刻便被狂暴的力量笼罩,肆虐不休……

    此时,墨白阳正好迈步从中走出,冷不丁遭遇袭击,他的心头一跳,脸色立刻一沉。

    大罗通天遁催动之下,墨白阳轻松无比地避过了这一击,从那片被封禁的千丈之地冲出。

    但与此同时,因为体内的力量全面催动,涤尘蓑衣的域场威能也暂时失效。

    墨白阳的身形显现了出来,气息乍泄……

    “墨白阳?居然是你……”

    看到他的身形显现,王丰骤然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脸带玩味地上下将他打量着:

    “刚才的虚空波动很奇怪,从未见过,看来,你的身上……秘密不少啊!”

    说到一半,他似突然间感应到了什么,皱了下眉头:

    “血腥味?你找到血灵宗灭宗之案的元凶了?”

    墨白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任谁突然间遭遇偷袭,脸色都不可能会太好……

    视线扫过王丰腰间的宗门令牌,墨白阳冷哼一声,转身就欲离去。

    此人确实无礼,但毕竟是仙宗真传,而且修为实力也不弱,已达七重天的脱胎境后期。

    墨白阳虽然无惧,可他现在刚入仙宗,需要低调。

    既然冲突未起,就权当是误会一场,稍微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吧?”

    可惜,他虽有心忍让,但对方却似乎并非如此作想。

    看到墨白阳不搭理自己,宛若无视一般转身就走。

    王丰的脸色一沉,心头杀意涌起,立刻便冷笑了起来:

    “小小的元气巅峰,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就凭你现在的态度,本尊今日就定斩你不饶……”“若是识相,立刻跪下,嗑个头,本尊或能……留你全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