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道一声真人!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事实上,是否出手对付墨白阳,刑长老自己也是再三考虑过的。

    方才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墨白阳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简直是让他触目惊心。

    更别说,对方那种千变万化一般的力量,层出不穷的手段,更是让他忌惮不已。

    罕见之极的,他从一个异常年轻的后辈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个少年,还没有展现出全力,很可能具有抗衡、威胁自己的实力。

    但,他终究是决定出手了。

    “时不我待啊。”

    刑长老的内心,深深的叹息一声。

    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寿元不多,最多只剩下三四十年。

    所以,他对墨白阳身上的秘密,势在必得!

    究竟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能让一个成就元气境才两个多月的人,就能拥有、发挥出近乎气场级别的力量?

    上古的神药?中古的宝藏?传说中的天级功法?近古时代的超级秘宝?隐秘的大能传承?

    无论是哪一件,毫无疑问,都拥有无穷的吸引力,能帮助他突破目前的瓶颈,成就那梦寐以求的脱胎境。

    为了这一线希望,哪怕是和同级强者拼杀,他也要搏上一搏。

    “呼!”

    刑长老身上气息的变化,怎么可能瞒得过墨白阳的神念和眼睛。

    对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心中微微一叹,知道这一战已经难以避免。

    “来吧,就让我看看,气场级别的强者,究竟有多么强横。”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就要抢先出手,先发制人。

    就在这时候……

    一道中正平和,却隐隐带着庞大无边的压迫力,高高在上的神念,笼罩在了几人的头上:

    “刑长老,你好大的胆子!”

    “这道声音是……”

    墨白阳微微一怔,听出来了,这是张群剑的声音。

    可这股庞大的神念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张群剑?这股神念……”

    没想到,对面的刑长老听到了这道声音之后,却是直接愣住了,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复杂之极。

    “脱胎境……脱胎境……”

    这股庞大无边的神念,已经带有当初驾临丹鼎殿的,渊海宗宗主神念的特征。

    毫无疑问,张群剑不声不响,却已经突破到了脱胎境,成为一名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寿元千载的真人。

    一朝脱胎,从此再非凡俗。

    刑长老的身躯微微颤抖,脸上浮现出一丝酸楚、一丝不甘、一丝痛苦,心中百味陈杂。

    但最终,这一切都收敛了,化为了一丝恭敬。

    “呼!”

    无声无息之间,张群剑的身影陡然浮现而出,站在墨白阳的身旁。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变得隐而不发,如同深渊大海一样深不可测,显然已经彻底超脱了元气境的层次。

    刑长老看到他的身影,深吸一口气,微微低头躬身,恭敬的开口道:

    “张真人!”

    道一声真人,四百年沧桑荣华,皆在其中。

    “刑长老。”

    张群剑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刑长老,缓缓开口道:

    “墨白阳身上的嫌疑,本身就是这些蠢货,给他栽赃的,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我倒是想问问,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宗门之中,攻击一位前途无量的真传弟子,宗门的盖世奇才?”

    刑长老没有反驳,没有辩解,脸上仍旧保持着恭敬之色:

    “是我有错,不问青红皂白,企图对墨白阳出手,还请张真人责罚。”

    一入脱胎,就是两个层次,两个天地。

    他以往面对张群剑,还能分庭抗礼,但这种时候,他除了恭敬二字,再也没有别的动作。

    “嗯,你的态度很好。”

    张群剑微微颔首,开口道:

    “既然墨白阳并未有什么损伤,那就小惩大诫,罚你十年的俸禄好了。”

    他也没有过分逼迫刑长老,毕竟对方还没有动手,而且位高权重,是渊海宗仅有的两大气场级别强者之一了。

    刑长老低着头:

    “是,谨遵真人之命!”

    “嗯,下去吧。”

    刑长老再度恭敬一礼,随即操纵遁光,转身飞遁而走。

    “这……这……”

    旁边的那老者,早就吓呆了,看着这一幕,脑海中轰鸣阵阵,一片空白。

    这时候,他只能想到两个字:

    “完了!”

    一位脱胎境的真人,这是什么概念?

    若非现在是战争时期,放在往常,任何一名真人诞生,都是要大宴四方,邀请诸多真人、上尊前来观礼的。

    更别说,这是渊海宗立宗以来的第二名真人,代表宗门道统后继有人,更是意义重大!

    他们之前,十几名长老、高阶真传弟子的联合,在已经晋升的张群剑面前,那真是蚂蚁灰尘一般的东西,吹口气就散了。

    “嗯,桑长老,还有你……”

    张群剑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旁的老者。

    “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罚你?”

    老者的脸色惨白,忽的扑通一下跪倒在虚空中,冲着张群剑连连叩首:

    “张真人,我之前是利欲熏心,被欲望蒙蔽双眼,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还望张真人念在我以往有些苦劳的份上,能饶过我这一次啊……”

    毫无疑问,张群剑突破到脱胎境之后,必然会接任宗主之位,这是百分之百的事情。

    毕竟,渊海宗宗主年纪已经不小了,成为太上长老,自然能安心修炼,别的三宗都是这样的。

    所以,张群剑的话,基本等于宗主的话,因为渊海宗的宗主哪怕知道了,也就默认了,不会为了区区一个长老反驳张群剑。

    更别说,渊海宗的宗主现在也不在宗门内,那张群剑的话,就是最大的。

    想到当初对商羽化的处罚,他就是心中发寒,发誓自己万万不能落到那个地步。

    那种变相的流放,等于判了死缓,不死在墨白阳手中,也迟早要死在妖族手中。

    张群剑眉毛一挑,也没有阻拦他跪下磕头,而是慢慢开口道:

    “我可以饶过你一次,但你冒犯了墨师弟,还是以他的意见为准。”

    那桑长老闻言,顿时毫不犹豫调转方向,对着墨白阳连连磕头:“白阳阁下,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是我错了,我也知错了,我有罪,还请饶过我这一回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