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宗主表态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原本对峙的双方,均是躬下身子,对着渊海仙山山顶的方向躬身行礼,口中恭敬道:

    “拜见宗主!”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这一刻瞬间消弭一空。

    六大长老的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们早就已经老了,哪怕元力修为更甚一筹,也没有了热血冲劲,战斗力根本不是这些真传弟子的对手。

    “更何况,按照宗主往日的做法,这时候肯定是各打三十大板!尤其现在是战争时期,更是要保存宗门实力!”

    这是众多长老,乃至真传弟子的想法,甚至有不少人冲着墨白阳,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往往这种时候,地位最低的某个人,就会成为平息局势,缓和双方关系的牺牲品。

    更别说,墨白阳本身就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一定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这是宗主直接插手,哪怕他和张群剑关系再好,也没什么用!

    然而,下一刻,半空中的宏大声音,传出了让所有人呆若木鸡的话:

    “侯文龙、商羽化等人,谋夺弟子财产,违反门规,败坏门风,其罪甚大!”

    “所有参与此事的长老,一律罚没百年俸禄,罚没十万元玉交给宗门库藏,同时禁足三十年,战争结束之后立即生效!”

    “什么?”

    所有人都几乎呆滞了。

    这么严重的惩罚,几乎是渊海宗破天荒的事情,更别说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元气境初阶真传弟子。

    按照常理,最多只是表面性的惩罚,而且是双方都有的,怎么会这么严重?

    “莫非,这是宗主为了应对战争,要立威,所以对双方都狠狠惩罚一遍?”

    有心思灵动的长老,顿时想到了这个方面。

    然而,那道宏大声音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所有人脑海中轰鸣不断,一片空白:

    “商羽化身为丹鼎殿殿主,尸位素餐,贪婪成性,乃是此次事件的串联人,首恶!”

    “谕令,商羽化即刻起,剥夺丹鼎殿殿主之位,前往外海战场,斩杀妖族,戴罪立功!”

    说完这些,那道宏大的声音就消失了。

    连带着压迫在所有人头顶之上,那股强横的不可思议的神念,也悄然消失无踪。

    丹鼎殿中,一片死寂。

    半响之后。

    “扑通”一声,却是商羽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喃喃自语:

    “完了……完了……”

    宗主一声令下,剥夺了他最大的依仗——丹鼎殿殿主的身份!

    每个长老,都各司其职,不是降职而是免去职位,等于是剥夺了他的长老身份!

    更别说,这时候的外海战场,是何等危险?

    让他前去斩杀妖族,戴罪立功,却连个标准都没有,也没有具体职司,几乎明摆着让他去送死!

    看着他的模样,所有长老都是浑身一颤,心中升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觉:

    宗主的谕令,基本等于判了商羽化死刑!

    相比之下,他们的惩罚虽然也很重,却根本不算什么了。

    其余人等了半天,却根本没有等到宗主的声音,顿时明白了过来。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已经定性了。

    可是……

    “凭什么?”

    侯长老怒吼一声,双眼赤红,死死盯着张群剑这边:

    “凭什么,宗主只惩罚我们,甚至让商羽化去送死!而张群剑他们就根本没有惩罚?”

    “甚至于……”

    他瞥了旁边的墨白阳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杀机:

    “就连这个小东西,都没有丝毫的惩罚?”

    他想要大吼不公平,但那三个字,却怎么也吼不出来。

    于是,他满腔的怒火和愤恨、不甘,都宣泄到了对面的张群剑几人头上,尤其是集中到了墨白阳身上。

    很简单的道理,他们不敢质疑渊海宗宗主,也忌惮张群剑他们的实力,只好去恨墨白阳这个看上去最弱的家伙。

    “哼!”

    张群剑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神色,慢条斯理的开口道:

    “我说过,你们连真正的局势都看不清,真是可悲!”

    先前,所有人都认为,渊海宗宗主会各打三十大板,表面性惩罚,但他不这么认为。

    当初,那道宗主法谕的事情,渊海宗的宗主讳莫如深,甚至连他都不告诉。

    但他机缘巧合之下,有幸加入不朽者联盟,却是十分清楚幕后的真相。

    “墨白阳何等身份?当初是太易真人发话,由大罗仙宗中的大人物,直接传讯给宗主,吩咐他办事的。”

    “宗主哪怕不知道墨白阳的具体身份,因为当初的传话也不敢搞自作主张特殊对待,但不难猜出他地位之尊贵!”

    “为了区区几个长老,狗一般的小人物,得罪墨白阳,可能么?”

    所以,他才如此自信,哪怕是为了墨白阳大战一场,也根本不在乎!

    因为他一开始就知道,这场冲突自己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可怜侯长老几个,哪怕在渊海宗位高权重,却也只是井底之蛙,到现在都想不通失败的真正原因!

    “真正的局势?”

    侯长老皱起眉头,“张群剑,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余几个长老面面相觑,就连张群剑身后的几个真传弟子,也在思索这句话中的含义。

    谁想到,张群剑却是哈哈一笑,根本不去回答,反而一伸手:

    “拿来吧!我兄弟的一千三百多颗定元丹!”

    侯长老和其余长老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仿佛到了现在,他们才回想起来,这一切事情的起因,不过是区区一千多枚定元丹而已。

    事实上,这笔财富虽然巨大,但分下来他们每人拿到的好处也一般,其中为了自家后辈的,也就两三个罢了。

    可就是为了这么一点东西,他们现在居然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甚至要搭上一位长老的性命!

    “商老弟,你……”

    侯文龙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商羽化,斟酌了一下语气,正想说些什么,没想到商羽化陡然站起身来。

    他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十分平静,仿佛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商羽化冲着墨白阳深深躬身一礼,口中诚恳道:

    “对不起,白阳阁下,是我贪婪成性,蒙蔽双眼,得罪了阁下。”“阁下的一千三百二十五枚定元丹,就在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