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寒水县之变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从青浦县城回来的第四天。

    “起!”

    伴随着一声大喝,墨白阳全身气血沸腾,筋骨爆鸣,一尊足足有一人高的巨大铜鼎,被他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咚!”

    坚持了一息的时间,这尊沉重无比的青铜巨鼎,才被他放回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周遭的地面都在隐隐震颤。

    “呼……”

    墨白阳长出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巨鼎,目光闪烁。

    “三千斤的青铜巨鼎,我都能举得起来,说明我的气血体能,已经稳稳进入三牛之力的地步了。”

    “如今,就算是气血境五重天的武师,在力量上也不可能压过我了。”

    三牛之力,这就是《大罗造化天功》在气血境三重天的极限。

    看似只是普通武者的三倍,但战斗力的提升,却是十倍都不止,更别说他此时的根基之雄浑,简直骇人听闻,超越了普通武者的想象极限!

    “是时候离开了……”

    墨白阳想要再进一步,就只有提升境界,到达刚柔并济,调动全身力量的武师境界。

    然而境界的突破,却不像气血体能的增长,有路可循,按部就班,而是纯粹看自身的领悟。

    诚然,《大罗造化天功》作为天级功法,只要他继续一遍遍修炼、体悟造化王拳,总会突破,不存在瓶颈。

    但他分秒必争,哪有时间浪费!

    墨白阳离开庭院,推门出去,穿行在楼阁亭台之间,绕过一层层廊道,很快就到了墨文轩的书房之中。

    “父亲在么?”

    他敲了敲门,门后传来墨文轩沉稳的声音:

    “是白阳啊?进来吧。”

    墨白阳推门进去,随后将门关上,看向书桌后面的墨文轩。

    “找我什么事?”

    墨白阳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父亲,我准备离开三阳郡城,前往渊海宗了。”

    墨文轩闻言,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着他,神色复杂:

    “你……已经决定要出发了?”

    “嗯,事不宜迟,我明天一早便动身。”

    墨文轩没有说话,看着墨白阳,心中情绪翻涌,颇为复杂。

    一方面,墨白阳从小在他眼皮底下长大,如今骤然远离,短时间内再难见面,他有些不舍。

    但另一方面,却又是欣慰和骄傲交织,进入渊海宗成为长老弟子,前途远大,光耀门楣,他岂能不高兴?

    更何况,他心中清楚,浅水养不出蛟龙,墨白阳必定是要离开三阳郡的。

    “儿大不由人啊……”

    ………

    第二天,清晨。

    三阳郡城外,墨白阳一身劲装,牵着一匹神骏的黑马。

    “父亲,不用再送了。”

    墨白阳看向墨文轩,笑着开口道:

    “最多一两年,我就会从渊海宗回来的。”

    有万界通识系统在身,他有足够的信心,短时间内就能拥有击败黄道师,正大光明回归三阳郡的力量。

    “白阳……”

    墨文轩想说些什么,但嘴唇张合了半天,最后也只挤出一句话:

    “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各种事宜,他早就一一叮嘱过。

    “嗯,父亲你在三阳郡城,也要多加小心,尤其要提防黄道师此人。”

    “放心,我会的。”

    墨文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虽说你此行是顺路,寒水县分支的事情,应该也不难解决。”

    “但如果你觉得麻烦,便不用再管了,直接离开便是,为父会另派别人前去处理的。”

    墨白阳微微一笑,随意道:

    “小事一桩,不劳父亲多费心思。”

    昨天夜里,寒水县分支忽然派人传来消息,说是因为家主之位,纷争不休,恳请主支派人定夺。

    正好,在墨白阳的行程中,会途经寒水县,他听说之后,便主动请缨,墨文轩想了想便也同意了。

    毕竟,论及身份,墨白阳是主支家主、墨家族长的继承人,自然是有资格决定分支家主之位的。

    墨白阳退开一步,当即翻身上马,提起缰绳一甩:

    “驾!”

    黑马扬蹄迈步,疾驰而去,留下一路烟尘。

    墨文轩望着墨白阳的背影,一时间立在原地,怔怔出神。

    而在不远处的城门外,还有几个神色诡秘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纷转身回城去了。

    墨白阳的离开,对于整个三阳郡城,几乎没有引起多少波澜。

    但暗地里,一股汹涌暗流,已经开始缓缓酝酿……

    ………

    出了三阳郡城,官道两旁,是大片的田野,一望无际。

    有农人辛勤劳作,为城中的各色人物,提供食粮菜蔬,还有庄园、马场、药田等,基本是城中各家族的产业。

    行过二三十里,路边的农田便渐渐稀疏起来,逐渐被青绿之色覆盖。

    寒水县城,在三阳郡城东边三百里,按照墨白阳的速度,至少得到第二天正午时分,才能抵达。

    当初墨千秋等人,去向各县分支勒索钱财,是绕着三阳郡城一大圈,最后抵达的青浦县城。

    而到了寒水县,因为寒水县当地分支的家主,脾气暴躁,怀疑墨千秋出卖家族,一见面就和墨千秋顶撞了起来。

    结果,墨千秋将这位分支家主,当场击杀,搜刮了一大笔钱财后,扬长而去。

    而今,寒水县分支正是因为家主之位,发生内乱,争执不下,所以,才请主支派人前去定夺。

    “地位权势,人皆不能免俗;看来寒水县分支的嫡系一脉,已经镇压不住局面了……”

    又跑了十几里地,墨白阳渐渐放缓了马速。

    他气血体魄强大,一两天不吃不喝,完全不影响,但马不行,马需要休息,需要恢复体力。

    墨白阳自己全速赶路,倒是比奔马还快,奈何难以持久,完全比不上骏马的耐力。

    飞天遁地,以他目前的修为看,还有些遥远。

    ………

    夜晚。

    道路旁的树林中,墨白阳盘膝坐在篝火旁边,另一边拴着马,正在吃草料。

    他望着跳跃的火苗,陷入沉思。

    “武者和武师的差别,就在于能否调动全身的爆发力,这一点是最为关键的!”“那,究竟要如何达成这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