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十五年前的隐秘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墨家执事的的神色呆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能和武师抗衡,和击败甚至斩杀一位武师强者,可是天差地别!

    就算他自己,也没有能斩杀墨白柳的把握,甚至连击败都做不到。

    难道说,墨白阳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

    墨白阳看着他,淡淡开口道:

    “不错,是我杀了墨白柳。”

    墨家执事,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他今年才十六岁吧?竟然就已经这么强大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一刻,他想到之前的景象,竟然有些羞愧。

    他还以为,墨白阳是过于自大,想要插手武师的争斗,是他的累赘。

    没想到,对方的实力比他还要强横,而且先是解决了一位武师,才过来帮他的。

    “好了!”

    墨白阳眉毛一挑,立刻开口道:

    “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应该立刻集中优势,去帮助其余的执事。”

    “好!”

    这位墨家执事同样点头,两人立刻催动身形,听声辩位,准备去支援另外的战团。

    这时候,墨白阳的心中一动,不禁升起了一个念头:

    “不知道,父亲和墨千秋那老贼的战斗,究竟如何了……”

    ……

    “轰!”

    整座正厅摇摇欲坠,似乎已经不堪重负,青砖铺就的地面,处处都是碎裂石块,龟裂的痕迹密密麻麻。

    就连两人合抱粗的梁柱,都被硬生生打断了两根,桌椅摆设早就粉碎。

    墨文轩和墨千秋两人的交手的动静,比起墨白阳和墨白柳更要大了十倍不止!

    “噗!”

    墨千秋被打得口中呕血,连连退步,脸色灰白,气息不稳,明显已经受伤不轻。

    而对面的墨文轩,除了气息稍微低落,衣物有些残破,毫发无伤,神色漠然,杀机外露。

    他的双手,赫然已经是纯青之色,如同青铜铸造,指甲暴涨一寸多长,向内弯曲,如同苍鹰的利爪。

    同样是气血境八重天,但墨文轩是八重天巅峰,体能更强一筹,更别说他正当壮年,远不是年老力衰,气血枯败的墨千秋可比。

    “咳咳……”

    墨千秋咳了两声,惨然一笑,声音嘶哑:

    “文轩!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墨文轩冷笑一声,抬起双手,气血涌动,就要给墨千秋致命一击:

    “叛徒,都该死!”

    “只是我想最后问你一句,你,为何要背叛墨家!”

    “为何要背叛墨家?”

    墨千秋重复了一句,目光闪烁。

    墨文轩眉毛一抬,没有立刻发动攻击,气势隐而不发,死死盯着墨千秋。

    “呵呵……”

    趁着这个机会,墨千秋平复震荡的气血,压下了一些伤势,脸色多了两份红润:

    “很简单,黄道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抓住了我的把柄,让我不得不背叛墨家,配合他的行动。”

    “否则,这个秘密被你知道,你一定会杀了我,还会杀了我全家。”

    “我不信!”

    墨文轩眯了眯眼,“你凭什么如此肯定!”

    “你是家族大长老,你很清楚我的我的为人,你又是我的长辈,凭你犯得那些事,我顶多会废了你,不会杀你,更不可能祸及你的家人。”

    墨千秋闻言,脸上陡然涌起一抹古怪的笑容:

    “我为何能如此肯定?”

    “很简单,十五年前的那件事情,是我暗中做的。”

    “十五年前……”

    墨文轩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双眼就陡然红了起来,密密麻麻的血丝浮现出来,骇人之极。

    “那、件、事、情、是、你、做、的?”

    他一字一顿的开口,每说一个字,身上的怒火和杀意就增加一份。

    一句话说完,无边的暴怒和杀意,已经如同沸腾的岩浆一般。

    “老狗!我要杀了你!”

    墨文轩狂吼一声,脸色狰狞,猛然扑了上去,双爪泛着青色光泽。

    “机会!”

    墨千秋似乎早有预料,先发制人,抓住墨文轩的破绽,一爪向着他的胸腹抓去,要将他开膛破肚。

    “刺啦!”

    墨千秋一手成爪,竟然撕开墨文轩的衣衫,在他的胸膛上拉出五道可怖的伤口,深可见骨。

    鲜血凶猛的奔涌出来,刹那间便将墨文轩的一身白袍染成血色。

    但,墨文轩对身上的伤势,根本不管不顾,反而趁此机会,双爪抓住了墨千秋的肩膀。

    “什么?”

    墨千秋没料到这样的局面,脸色狂变,再想要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伴随着喷涌的鲜血,墨千秋的两条胳膊,被墨文轩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浑身浴血的墨文轩,动作疯狂,如同野兽,将两条胳膊一甩,抓住墨千秋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

    平日里,遇事稳如泰山,处理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墨文轩,此刻竟然近乎丧失了理智!

    “你这条老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敢这么做?”

    他冲着墨千秋怒吼,似乎恨不得生啖其肉,痛饮其血!

    “哈哈哈……”

    心中自知性命难逃的墨千秋,此刻反而放下一切,疯癫一般大笑起来:

    “墨文轩,你的儿子墨白阳,不知道当年的事吧?你准备向他隐瞒多久,一辈子?”

    “我当初就说过,你会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整个墨家!否则,你的大儿子白羽也不会死……”

    不提到此处还好,一提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墨文轩整个人如同被点燃的火油,彻底丧失了冷静。

    “你找死!”

    “撕拉”一声,墨文轩的青色爪子破开墨千秋的皮肉,撑开他的喉咙,硬生生的将他的颈椎扯断。

    墨千秋的脑袋,挂在身体上,仅仅连着一层皮肉,鲜血如同四面开花的喷泉,喷涌出来。

    直到死前,他的脸上都保持着那诡异、夸张的笑容,似乎在嘲讽着什么……

    “嘭!”

    墨文轩松开手,任由墨千秋的尸体,砸落到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为什么……为什么……”

    他喃喃自语,心中的杀意和怒火消退,一抹难以形容的苦涩,充斥了他的内心。

    “父亲!”这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