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血债血偿!

作者:庄十三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我在万界当大佬最新章节!

    墨白阳的态度,可谓是颇为嚣张,上一刻还是阶下囚,这一刻自称为爷。

    “你!”

    黄道师眉毛一掀,心中暴怒。

    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世家年轻子弟,就敢在他面前,自称为“爷”?

    但墨白阳一脸冷笑,目光直视黄道师,面对后者的满脸怒火,毫不退让。

    黄道师深吸一口气,强行将怒火压了下去,不敢发作。

    渊海宗,三个沉重的大字,已经深深压入他的心底,让他不敢动弹半分。

    “来人,给白阳公子松绑……”

    他从牙缝之中,挤出这几个字。

    “还有墨家其余人,也一并松绑。”

    而众多墨家成员,先是呆滞了两息,才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陡然涌起狂喜之色。

    “我们得救了?”

    “没想到,我们墨家竟然能绝处逢生!”

    “爹,娘,我们不用死了……”

    一时间,断头台上,众多墨家成员心中大起大落,涕泪横流,不少人已经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人之性命失而复得,绝处逢生,普天下最大的喜悦,莫过于此。

    “白阳……”

    不远处,墨文轩睁大双眼,惊喜中透着一丝惊疑不定,像是在重新认识自己的这个儿子一样。

    至于围观的众多百姓,更是忽的一下炸开了锅。

    “原来那小子不是失心疯,而是真的有大人物来救他们!”

    “黑幕!勾结妖族这种大罪名,难道也能随便随便赦免吗?”

    “那可是传说中仙人宗门的法谕!你个凡夫俗子,还敢反抗?”

    “可恶!这种勾结妖族的叛徒、人奸,竟然还能活下来!”

    一时间,众多百姓群情激奋,恨不得冲上台去,将墨家众人千刀万剐。

    但方才那一道法谕,终究是有巨大的威慑力,就算是不少人心中恨不得生啖墨家成员的肉,也不敢造次。

    一片嘈杂之声中,众多的差吏、刽子手,亦是面面相觑,还有些茫然无措。

    如此大动干戈,要在三阳郡城十万百姓面前,将墨家满门抄斩,结果就这么结束了?

    本来已经必死无疑的墨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放过了?

    黄道师脸上怒色更甚,目光一扫,厉声道:

    “怎么?听不到本郡守的话?都聋了?”

    这一下,众多的差吏、刽子手浑身一个激灵,连忙上前解开了墨家众人身上的镣铐枷锁。

    刑名师爷走下高台,从怀中掏出一串钥匙,亲自去给墨文轩和几位墨家长老解开镣铐。

    这些镣铐,都是玄钢掺杂铁母锻造,只能用特制的钥匙解开。

    而在场的差吏和刽子手,自然是没有钥匙的。

    只能说,黄道师为了防止墨文轩等武道大师,暴起发难,真真是用足了心思。

    “看来,这黄道师要对付我们墨家,绝不是一朝一夕的谋划,而是早有预谋!”

    看着这一切,墨白阳心中念头翻涌,嘴角的冷笑之色,愈发扩大了两分。

    今日险些家破人亡,脑袋落地,即便得救了,也要背负着人族败类、人奸的骂名,被人暗中指着脊梁骨谩骂。

    这种深仇大恨,是能轻易放下的么!

    墨白阳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冷笑,直勾勾盯着黄道师,只透露出一种味道——

    今天的事,不算完!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咔嚓”一声,镣铐解开。

    墨文轩揉了揉手腕,脚步虚浮,行到了墨白阳身边,神色复杂,张口欲言:

    “白阳,你……”

    墨白阳摇了摇头,低声道:“父亲,回去再说。”

    墨文轩点点头,不再开口。

    墨家的众多长老、执事,解开了镣铐枷锁之后,不自觉的聚集到了墨白阳的身边。

    此刻,原本只是族中小字辈的墨白阳,不知不觉成为了整个墨家的主心骨。

    “走,我们回家!”

    墨白阳在前,领着墨家一行三百多人,浩浩荡荡的走下断头台,向着墨家宅邸的方向行去。

    面对墨家的队伍,众多百姓也不敢随意扔烂菜叶、臭鸡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远去。

    毕竟,他们已经不再是死囚,不再可以被人随意侮辱!

    远处的高台上,看着墨家长长的队伍,黄道师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

    半个时辰后,墨家大宅。

    墨家作为三阳郡三大家族之一,宅邸占地足有数十亩,豪奢阔绰,典雅精致,小桥流水,湖光荡漾。

    可是这一切,早就随着被破门抄家而风流云散,偌大的宅邸中空空荡荡,一片狼藉。

    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掠夺一空,有些无法带走的贵重物品,也被肆意毁坏,残破不堪。

    而原本墨家的数千仆役、下人,也早就作鸟兽散。

    这一切,愈发让墨家大宅显得孤寂和破败。

    墨家众人中,不少女眷望着这一幕,联想起之前的遭遇,不禁悲从中来,低声呜咽。

    “好了!”

    到了墨家之中,墨文轩仿佛恢复了几分神采,脸色沉重,开口道:

    “墨家所有长老、执事,跟我到议事厅中来。其余的人,先检查一遍宅子,各自安置下来吧。”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墨白阳,神色稍有变化:

    “……白阳,你也跟着一起来吧。”

    “是。”

    墨白阳的脸色毫无变化,早有预料。

    片刻之后,墨家议事厅。

    原本的雕廊立柱都被毁坏,纯金浇铸的牌匾也被拿走,就连众多千年红木的太师椅,也一件不剩。

    只有属于墨文轩的座位——一张黑沉沉的铁椅子,还完好无损。

    整座议事厅中,也只剩下这张难以搬走又不值钱的铁椅子还在了。

    墨文轩走到铁椅子之前,转身坐下,长老站在最前排,执事在后面。

    至于墨白阳,则是站在墨文轩下首,最靠前的位置。

    在往日里,墨白阳是根本不可能,也完全没有资格站在这个位置的。

    毕竟,即便是武道世家,也是靠实力说话的,墨白阳身份虽然尊贵,可实力太差。

    但现在,却无人有丝毫异议。

    “诸位,别的话我也就不说了……”

    墨文轩目光一扫众人,语气沉重:

    “我墨家遭此大难,险些灭族,如今百废待兴,唯有上下齐心,才能挺过难关。”

    众多长老、执事尽皆默然无言,但双眸中却有火焰燃烧。

    那是愤怒、是憎恨,同样是屈辱,是渴望复仇的烈焰。

    以往无论什么派系,资源,利益的争夺,此刻都没有意义了。

    墨家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让所有人真正的团结到了一起。

    “但是,当前还有一件最紧要的事情。”

    墨文轩话锋一转,陡然变得杀气腾腾:

    “那就是除掉叛徒,让墨家的内奸,血债血偿!”

    众多长老、执事,这一刻尽皆红了眼睛,齐齐厉喝道:“血债血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